爱立信被罚74亿元:明年社会资本取得农村土地经营权需具有农业经营资质

2019年12月12日 01:58来源:许昌新闻作者:谢荣 实习记者 张筱箐 通讯员 白学文

  祝作利 新华网北京2月20日电 据中央组织部有关负责人证实,陕西省政协副主席祝作利涉嫌严重违纪,中央已决定免去其领导职务,现正在按程序办理。 祝作利简历 1955年1月生,男,汉族,河南夏邑人,1973年9月参加工作,1986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大学学历,工程硕士,经济师。 1973年9月至1976年8月河南省夏邑县刘娄中学教师。 1976年8月至1977年4月在陕西省长安县郭杜公社新文大队劳动。 1977年4月至1978年4月陕西省西安市混凝制品厂工人。 1978年4月至1982年1月在西北大学经济系政治经济学专业学习,获经济学学士学位。 1982年1月至1982年5月陕西省省直机关工委干事。 1982年5月至1988年12月陕西省经济贸易委员会综合处干事(其间:1985年9月至1986年9月在陕西省旬阳县下乡锻炼)。 1988年12月至1993年3月任陕西省经济贸易委员会调研室副主任。 1993年3月至1993年8月任陕西省经济贸易委员会调研室主任。 1993年8月至1994年11月任陕西省经济贸易委员会机构改革期间政策法规组组长(正处级)。 1994年11月至2000年7月任陕西省经济贸易委员会企业处处长。 2000年7月至2001年6月任陕西省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党组成员。 2001年6月至2002年12月任陕西省发展计划委员会副主任、党组成员。 2002年12月至2005年6月任陕西省委副秘书长(其间:2000年9月至2004年4月在西北工业大学工业工程专业学习,获工程硕士学位)。 2005年6月至2006年2月任陕西省委副秘书长(正厅级)。 2006年2月至2008年2月任陕西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党组副书记(正厅级),省西部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兼)。 2008年2月至2008年3月任陕西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党组书记,省西部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兼)。 2008年3月至2013年1月任陕西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党组书记,省西部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兼)。 2013年1月以后任陕西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省西部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兼)。 2013年1月当选政协陕西省第十一届委员会副主席。 中共十八大代表,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省第十二次党代会代表,中共陕西省第十二届委员会委员,省十二届人大代表,省十一届政协委员。(简历据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陕西省委员会网站)明星取消浙江跨年

  乔碧萝首次露脸

  德国外交部目前已经向这些大使馆增加了人手。德国外交部称,驻约旦和黎巴嫩使馆将临时增加一名签证官。大屠杀公祭仪式

  高以翔曾饰演吉喆

  31日凌晨,福建省福鼎市副市长郑敬国儿子殴打飞机安全员事件又有新进展。据温州机场候机楼派出所通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的相关规定,公安机关依法决定给予打人男子郑某某行政拘留5天的处罚。史玉柱吃脑白金

  参加会见的加勒比国家领导人表示,中国是其发展的重要伙伴。中加经贸合作论坛的成功举办是加勒比地区有关国家和中国友好关系的体现。各方赞赏中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感谢中国一直以来对加勒比地区有关国家和人民的支持。各国欢迎来自中国的投资和游客,愿进一步落实好具体合作项目,并面向未来,挖掘在旅游、农业、基础设施、新能源、矿产开发、医疗卫生等领域的合作潜力,实现互利共赢。吉喆因病去世

  在备受关注的舆论风暴中被免职,随后悄然起复,“三鹿奶粉”事件并非孤案。梳理2008年以来,引起舆论关注的52起官员免职案例,40名因突发事件被免职的官员中,半数也获相同“待遇”。在免职与起复背后,透露了怎样的问题?(8月12日 《新京报》) 对问题官员的处分,既是对问题官员所犯问题的责任必然担当,也能够对其他官员产生一种强烈的警示作用,是干部队伍建设的必然要求。而在对问题官员的处理上,52起官员被免职半数起复的事实,让免职变了味,使得问题官员利益不受撼动,思想难受触动的局面得到固化,已经成为问题官员治理的一大弊症。52起被免职的新闻中,有半数官员起复,显然有些沉重,必须要直面和认真思考。 正如专家所言,免职向来不是对问题官员的处分种类之一,只是问责种类之一。由于缺少规范的程序和公开透明的机制,免职成为部分被免职官员平息舆论的“避风港”。山西省静乐县原县委书记因让女儿“吃空饷”5年而被免,但时隔2月后即任忻州市环保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河南泌阳县原副县长王新科因矿难被免,但事后,王依然以副县长身份主持工作,出席各项活动,直至再次被曝光后“不知所踪”;“”胶济铁路重大交通事故后接替陈功任济南铁路局局长的铁道部副总工程师耿志修,时隔不到半年,也因安全事故被免,但事后,耿志修又平安官复铁道部副总工程师的位置。所有这些案例,被问责官员被追责前后的职位鲜受冲击,暴露出问责免职的随意性,如此随意怎能起到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目的? 还有,河南周口市官员薄玉龙因行贿、介绍受贿等问题被免职,但却能够在日后起任周口市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政委这一重要职位。虽经媒体报道,薄再次被免,但相关单位的“性质不适合反渎职侵权岗位”的后知后觉,怎么没有在其起任前得到重视。在这次起任当中,是否存在违规起任,又由谁对这种起复负责,尤其应该认真查一查,深刻汲取教训,并做到举一反三。 即便是被免职,“替党说话还是替群众说话”的河南郑州规划局副局长逯军,9个月后即官复原职,与问责条例也存在着冲突,更遑论受到。 类似被问责的官员,半数起复的现实,使得被免职成为问题官员的“橡皮擦”。表面上看是给予了处分,但背后却是“曲线救国”,故意钻法规的空子,打擦边球。换个职位,但待遇不变,为问题官员日后起复埋下伏笔。 在对问题官员的处理上,“出于珍惜人才方面的考虑,对免职官员固然不能一棒子打死。但现实中,不排除违规起复。”诸多案例已经已事实证明,缺少透明和规范的处分,缺少钢性的问责,免职难免成为问题官员“曲线复出”的“终南捷径”,要想堵塞漏洞,尤其需要完善制度,强化问责。首先要严肃问责规范处分。云南省昆明市原市委书记张田欣、江西省委原常委赵智勇被降级,无疑是开起了对问题官员治理处分的新局面,使得问责更实在,更具威慑力。今后应该在问题官员处分上广泛实行降级。其次,要严格公开获处分干部起复的程序,避免“带病起复”的出现。最后,要严格责任。对违规做出起复决定的人员,进行严格问责查处。 稿源:荆楚网中国火星天团亮相

  中国国奥0-1叙利亚